资管信息网

曹洪林:请求证监会和公安部门对万科资管计划立案,两任独董怒怼宝能,姚老板的500亿浮盈能兑现吗?

房地产投资融资俱乐部2020-06-27 13:20:57


客户端

  请求证监会和公安经侦部门对万科事业合伙人两个资管计划立案侦查

  作者:曹洪林  来源:新浪证券综合

  在年初的万科股东大会上,万科管理层已经明确申明,万科事业合伙人制度及其资管计划和万科公司无关,万科事业合伙人是独立的机构,该资管计划是万科事业合伙人控制运作的。

  按这个表述,万科公司显然是要这和两个涉嫌违法的资管计划切割,以免遭到池鱼之殃。但是这个欲盖弥彰的表述反而露出了冰山的一角,如果这个说法属实,那么万科事业合伙人整个就是一非法组织,其资管计划就可能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价、职务侵占、非法经营等多项罪名。

  要知道万科事业合伙人成员非常复查,既有王石等企业高管,也有万科的一些普通管理人员。这个所谓的事业合伙人没有任何合法的登记,本质属于非法组织

  1、从结构上穿透看王石等高管通过这个组织擅自买卖公司股票显然是违规、违法的。

  2、从成员身份上看,个别组织成员显然但达不到私募基金的合格投资人条件,万科事业合伙人不具有任何金融牌照,其通过所谓的非法合伙人组织向不具有私募基金合格投资人的成员募集资金,涉嫌非法经营。

  3、万科事业合伙人资管资金实际来源于万科公司的对公账户,没有履行合法的手续,可能涉嫌职务侵占。

  4、万科事业合伙人很多成员都是万科的高管,属于证券法上的内幕信息知情人,而万科资管计划买入的时机非常可疑,如果万科的事业合伙人们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无辜,那么可能构成内幕交易行、操纵股价等犯罪行为。

  综上,万科事业合伙人的两个资管计划及其设立的相关的一系列商事机构,已经涉嫌触犯了证券法、刑法等法律规定,万科资管计划涉及的金额巨大,世所罕见,如此惊天大案,引起了如此的社会关注,监管部门至今没有介入,非常蹊跷。请求中国证监会和公安经侦部门立案侦查。

  附:参考文献:

  万科合伙人制度“原罪”?资金来源涉嫌侵害国有股权益

  一次突然的信息披露,和一篇质疑性报道,让2月23日召开的万科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获得了出乎意料的关注度。

  从春节前的股东大会议案披露经济利润奖金分配比例,到大摩财经报道中对王石郁亮薪酬回报的计算及“迟到6年的信披”的质疑,再到股东大会上万科高级副总裁谭华杰、董秘朱旭长达一个小时的回应,万科经济利润奖金制度、事业合伙人制度、管理层资管计划的来龙去脉,8年来第一次被更广泛的公众所了解。

  万科经济利润奖金制度、事业合伙人制度、管理层资管计划,是万科管理层薪酬回报的重要组成部分。三者当中,事业合伙人制度居于核心地位。经济利润奖金制度已实质演变为事业合伙人制度,而管理层的两个资管计划(金鹏、德赢)是合伙人制度的具体实施手段。

  股东大会结束之后,舆论对此仍高度关注。笔者根据公开资料的梳理,结合相关法律法规,发现万科合伙人制度及管理层资管计划,仍存在不少的疑点。

  其中,合伙人制度的原始资金,存在来源合规性的法理疑问,或涉嫌侵害国有股权益。而金鹏、德赢两个资管计划,在股权架构、人事上的大量交叉,使得它们仍无法摆脱“一致行动人”关系的质疑。对比资管计划买入万科股票的时间段和期间万科发布的重要公告,金鹏、德赢存在管理层利用信息优势进行内幕交易的嫌疑。

  资金来源涉嫌侵害国有股权益

  根据谭华杰在股东大会上的介绍,金鹏资管计划的14亿元劣后资金(也是万科合伙人制度的原始资金)来自于对2010-2013年计提的经济利润奖金的一次性提取。这笔14亿元的资金,配上38亿元优先级资金,成立了金鹏资管计划。

  然而,在一次性提取的行为发生之时,这笔14亿的资金因为未实际支付,在会计处理上,应仍被视为公司财产。因此,在未经股东大会审议的情况下,发生的一次性提取行为,实际上是侵害了万科公司的财产权。

  为何这么说?

  首先需回顾经济利润奖金制度的具体规则。根据万科2010年财报,该制度的主要规则为:若管理团队为公司创造的经济利润超出当年社会平均股权收益水平,则万科将于当年实际经济利润中计提一定金额作为给管理团队的经济利润奖金;若当年利润未能超出社会平均股权收益,则从已计提奖金额度中扣减一定金额。每年计提的奖金有一部分当期发放,其他部分作为“集体奖金”继续计提,至少递延三年后可以申请支取;在此期间,留存部分的计提奖金仍然有可能因为业绩不达标而被扣减。

  以上规则概括起来主要在于两点:一是计提之后并不会全部实际发放;二是在业绩表现未达标时,公司有权将已经计提的奖金重新扣减。

  根据上述规则可以看出,万科计提的奖金在未实际发放前存放于公司奖金账户内,仍属于公司财产,而非被奖励对象的个人财产。也正因为这样,当业绩表现未达标(经济利润低于当年社会平均股权收益水平)之时,公司才有权对已经计提的奖金进行扣减。否则,如果未发放之前所有权已经归个人的话,公司是无权做出扣减动作的。

  正由于已计提、未发放的奖金仍属于公司财产,因此,在没有达到规定的发放条件时,如有特殊需要,公司仍可以为了其他生产或投资用途而使用这部分资金。当然,如达到发放条件,公司须重新筹措这部分资金用于发放。达成发放条件而未发放之时,个人拥有对公司的债权,但仍无所有权。

  然而,到了2014年,万科董事会对经济利润奖金制度进行了修改,决定将每年计提的用于发放的经济利润奖金全部作为集体奖金,一次性全部支取,并以事业合伙人的个人名义交由盈安合伙发起了金鹏资管计划。正是这一变化导致了金鹏计划的原始资金的合法性问题。

  万科设立事业合伙人持股计划并提取经济利润奖金时,并未按照《关于上市公司实施员工持股计划试点的指导意见》 的规定要求律师出具法律意见、未经独立董事和监事会发表意见、未提请股东大会审议,也没有公开披露事业合伙人计划的主要条款 ,而仅通过董事会决议即通过了持股计划的制定和实施。实际上,当时的万科董事会中近1/3的董事同时兼任管理层。

  笔者认为,万科董事会未经股东大会批准,将仍属于公司财产的经济利润奖金全部支取,并以事业合伙人的个人名义交由盈安合伙管理,属于违规挪用公司资金,实质上已侵犯了万科公司的财产权,也进而侵犯了包括国有股东在内的股东利益。

  万科的大股东一直是国有企业,以前是华润集团,现在是深铁集团,在万科公司中享有大股东对应的权益。万科公司利益受损,国有股的权益亦跟随受损。因此,诸如万科这样的最大股东为国企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一定程度上也担负着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职责。

  尤其是,万科事业合伙人还引入了杠杆配资,让原本属于万科公司的资金承担了更高风险。谭华杰近日首次披露金鹏资管计划为2.7倍(劣后14亿元,优先38亿元)。原本属于万科公司的14亿元资金,作为劣后级份额为杠杆资金提供担保,承担因被平仓而带来的风险,大大提高了造成国有股权益严重损失的可能性。

  资管计划的“一致行动人”魅影

  2月23日的股东大会上,万科董秘朱旭再次强调金鹏、德赢资管计划相互独立,“与万科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梳理金鹏、德赢计划的架构及人事安排,很容易发现,两个资管计划不仅均与万科密切联系,相互之间也通过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这一关键机构,以及丁福源这一关键人物直接关联,实难摆脱“一致行动人”关系嫌疑。

  先看关键机构,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德赢计划与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的关系较为直观,后者是是前者的实际劣后委托人,德赢计划的最终收益与风险归属万科企业股中心。

  金鹏计划与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的关系较为复杂。金鹏计划的管理人是深圳盈安财务顾问企业(有限合伙),简称“盈安合伙”,盈安合伙的普通合伙人(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深圳市盈安财务顾问有限公司(简称“盈安有限”),盈安有限由上海万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万丰”)成立,而上海万丰100%持股的股东正是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

图1:金鹏计划与德赢计划通过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相关联

  有趣的是,上海万丰与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呈现出“相互100%控股”的神奇股权关系,这种“无限循环控股”的模式曾被媒体戏称为“你父亲是你儿子,你儿子也是你父亲”的关系,此种神奇的股权关系的好处是,外界无法追溯最终的自然人股东。

  尽管无法追溯到最终的自然人股东,但“我中有100%的你,你中有100%的我”的上海万丰与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却拥有相同的一位法人代表,一个名为丁福源的自然人。

  谁是丁福源?正是万科的原监事会主席。

  万科公告披露的个人简历显示,丁福源1990年加入万科。1991年2月任万科总经理办公室副主任;1991年10月任万科人事管理部经理;1995年起任万科党委书记。1993年出任万科首届监事会监事。1995年出任万科监事会主席至2014年3月辞职。

  在本次股东大会上,谭华杰对金鹏计划进行了介绍,但只字未提德赢计划,意在强调德赢计划与万科公司无关。然而,工商资料显示,发起德赢计划的深圳市梅沙资产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梅沙合伙”),其普通合伙人梅沙资本(深圳)有限公司(简称“梅沙资本”)的董事长,在2015年10月27日之前,正是刚刚卸任万科监事会主席的丁福源。当时,“宝万之争”初现端倪,或为规避万科与德赢计划的关系,丁福源紧急卸任了梅沙资本董事长。

图2:德赢资管计划架构

  除了丁福源,金鹏与德赢计划还存在其他交叉的人事关系。工商资料显示,德赢计划的关键人物彭学运,在20159月以前是金鹏计划关键公司上海万丰的监事;另一个关键人物周卫军,在2014414日至20151221日,是金鹏计划项目主导公司盈安有限的董事。梅沙资本的总经理是万科前执行副总裁,梅沙资本的股东、董事杨彦,是万科现任人力资源部总经理。梅沙资本的监事为彭学运。

3:金鹏资管计划

  此外,据公开资料,盈安合伙为德赢计划优先级合伙人的收益安全提供了无限连带担保责任,即万科核心管理层(内幕人)与事业合伙人,以自身利益为德赢计划对优先级合伙人收益承诺的兜底责任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笔者认为,股权架构、人事安排,均存在重大且频繁的关联。此种情况下,两个资管计划之间的“一致行动人”关系无法回避。然而,尽管两个资管计划合计持股超过7%,远超5%的举牌线,万科从未继续进行举牌信息披露,违背《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十三条等多条法规。

  两个资管计划涉嫌内幕交易

  除了资金来源侵害国有股权益、两个资管计划构成“一致行动人”关系而未举牌之外,万科事业合伙人制度的另一个硬伤,便是内幕交易嫌疑。

  《证券法》规定,禁止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利用内幕信息从事证券交易活动。而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包括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证券交易活动中,涉及公司的经营、财务或者对该公司证券的市场价格有重大影响的尚未公开的信息,为内幕信息。

  德赢、金鹏两个资管计划,穿透之后的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上海万丰,其法定代表人均为原万科监事会主席丁福源。尽管丁福原已经不再是万科监事,但其刚刚卸任,与万科管理层联系密切,是“其他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关系密切的人员”。(《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2〕6号)

  此外,金鹏计划的受益人万科管理层。德赢计划的受益人为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而该中心管理的资产正来自于万科核心管理层。因此,两个资管计划买入万科股票的行为均可能获得消息优势,构成内幕交易。

  《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所持本公司股份及其变动管理规则》规定,在定期报告公告前30日内、业绩预告或业绩快报公告前10日内、可能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发生之日或进入决策程序之日至依法披露后2个交易日内,上市公司董、监、高均不得买卖本公司股票。

  然而,对比金鹏计划公告的卖出万科股票的时点以及万科公告定期报告、业绩预告的时点(见表1),金鹏计划买入股票的时点与万科定期报告公告前30日内或业绩预告公告前10日存在大量交叉,构成在窗口期违规买卖股票的可能性,涉嫌内幕交易。

  例如,2014年8月29日,万科公告了金鹏计划于2014年6月20日至2014年8月27日,买入A股股份46,299,716股,公司总股本的0.42%。而在此期间,万科于8月18日公布了半年度财务报告,这一定期报告的前30日内(即7月19日-8月18日),正与金鹏计划买入时间存在交叉,进而存在内幕交易嫌疑。

  表1:金鹏计划购买万科股票以及万科披露内幕信息情况一览表

  
  2:德赢计划购买万科股票以及万科披露内幕信息情况一览表 

  万科一直未公告德赢计划的买入时间点及数量,即使受到深交所问询,也未进行公告。不过,德赢1号在2015年三季报被披露进入了前十大流通股东,占股万科A(32.800,-0.84-2.50%) 2.06%,这些股权很有可能是在三季报披露前30日买入的,因为当时正处于“宝万之争”摊牌前的双方“抢筹”阶段。根据三季报披露信息以及媒体对德赢计划的买入时间的公开报道,对比万科公告定期报告及其他重大事件的时点(见表2),德赢计划买入万科股票的时点与万科定期报告公告前30日内或重大事件决策期同样存在交叉,构成在窗口期进行内幕交易的嫌疑。

  笔者认为,万科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标志性公司,但其合伙人制度不仅存在“迟到6年信披”的问题,同时还存在资金来源涉嫌侵害国有股权益、资管计划规避“一致行动人”关系、内幕交易嫌疑三大疑点,因此,监管层应尽早介入调查。

    两任独董怒怼宝能,姚老板的500亿浮盈能兑现吗?

4月8日凌晨,万科A(000002.SZ)的独立董事刘姝威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宝能的“颜色革命”》的文章。

 

“颜色革命”一出,资本市场竟是谩骂和嘲讽的声音,原意指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的词被嫁接到了宝能的身上。

 

文章中,刘姝威称宝能动用巨额保险资金和银行资金损害实体经济涉嫌独资控股前海人寿,并得到浙商银行违规出资控股南玻A(000012.SZ)后,赶走创业团队致使其业绩恶化还以4亿多元的价格获得了华润置地(1109.HK)109亿元的地块,随后宝能开始大量买入万科股票,仅用半年便夺去了华润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为此,刘姝威建议相关部门调查宝能行为,依法没收其所获上市公司股份及获利上缴国库,交全国社保基金管理。目前,该文章在微信公众平台已被删除。野马财经对此联系刘姝威,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对于刘姝威的言论,华润置地方面回应称,已关注到相关言论,其中涉及华润置地的相关内容断章取义,与事实严重不符,缺乏基本逻辑和常识,对我司造成不良影响,我们将保留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两任独董炮轰宝能


如果你对刘姝威不甚了解的话,那你一定知道乐视网(300104.SZ)的大起大落。当年,在乐视网如日中天之时,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就质疑过贾跃亭巨额套现;在更早的时候,用600字结束蓝田神话。

 

而在从三年前开始的宝万之争中,刘姝威亦多次发表言论。特别是,在今年年初,其以公开信的方式指出宝能系已经到期的七个资产管理计划应该立即清盘,不得续期为起点,让一度尘埃落定的宝万之争再度风起云涌。

 

值得关注的是,在宝万这场对弈中,刘姝威并不是一人孤军奋战,万科前独立董事华生在几日前就已经为其摆好擂台。

 

4月5日,曾任万科独立董事的知名经济学家华生发布长微博,曝光曾任保监会主席的项俊波或涉嫌卷入宝万之争,并称宝能涉虚假增资,收购万科违规使用险资。


 

“项俊波被立案审查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其猫鼠错位卷入宝能收购万科案,从直接帮助出谋划策到从轻处理发落。”“宝能涉嫌虚假增资,收购万科也主要是违规使用保险资金”“现在资管计划和万科股权开始处置,说明事情已经接近水落石出……相信处理的结果既会捍卫法规的尊严”。言之凿凿,质疑宝能的话语在华生在长微博中比比皆是。

 

对此,野马财经联系华生的秘书,其秘书在电话中表示,华生目前在出差中,联系不上。

 

不过,同日晚间,宝能立即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项俊波案件与公司没有任何关联,公司与其亦没有任何经济利益关系;前海人寿投资万科股票合法合规,符合相关监管规定;拟处置所持万科股份及清算方案是征求多方意见慎重作出的,体现宝能维护资本市场稳定及全体股东利益的负责任态度。

 

 

上市公司前后两任独立董事轮番上阵,真是应了市场上刚新兴起的那句话:万科独董不休假,清明轮番怼宝能。

 

一直以来,独立董事都是在董事会中扮演权力制衡与监督的角色,对上市公司的管理层进行监督并维护股东的利益,而此番两任独董的动作,也引起了市场诸多争议。

 

2018年1月,崇先生在股吧中表示,万科独董刘姝威一封致证监会公开信引起波澜,直接导致万科股价大幅下跌,收盘后宝能集团予以澄清,是不是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

 

 

对此,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全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国家法律规定,对任何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任何公民都有权利进行检举和揭发,刘姝威的这个检举行为是作为一个公民行使的权利,和独立董事的职位没有关系。

 

事情发展到现在,独立董事在维护上市公的权利,大股东宝能也在释放转让的消息,只是对于宝能而言,都是一门悬案,无从开解。


“宝能系”何去何从?


宝能已经放出转让股权的消息,为什么两任独董还是对它穷追不舍?

 

事情的症结,都围绕着一个关键词:“钱”。

 

宝能集团成立于 1992 年,总部位于深圳,掌门人为潮汕籍老板姚振华,旗下包含七大核心板块。公司官网显示,宝能如今正积极通过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其作为第一大股东的上市公司就有南玻集团、中炬高新(600872.SH)和韶能股份(000601.SZ)。

 

尽管其持有多家上市公司股份,但其被资本市场所熟知还是源于著名的宝万之争。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宝能通过旗下钜盛华等平台,陆续将万科约25%的股份收入囊中。根据彼时一系列权益变动报告书梳理,总计耗资应在450亿元左右。

 

截至2018年4月4日,万科A报收32.8元/股。若以此价格计算,三年前强势入局的“宝能系”,浮盈已然超过500亿元,而万科的市值也由1654亿元涨至3621亿元。


而两任独董争议的焦点在宝能购入万科股票的资金来源上。撇开“违规使用保险资金,高杠杆入局”等指控不谈,刘姝威扔出的:“与华润置地‘暗谋’、低价获得土地”可谓一石惊起千层浪。

 

华润置地是华润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主营地产业务。2013年8月,华润置地通过公开竞标取得位于深圳的一块土地使用权,出让价款109亿元。后来这部分土地被划分为了4个地块。

 

据华润置地2015年度报告,华润置地出售给宝能子公司两块地100%开发权益的出售收益约4.3亿。

 

那到底是不是如刘姝威所说,宝能花了4个多亿就获得了华润置地109亿的土地呢?

 

对此,易居智库研究院严跃进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分析称,用4亿换109亿的土地,听起来的确有些夸张,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还需要双方坐下来仔细沟通。个人认为,这个跟土地开发权益的分配有很大关系,因为除了开发以外,还有房屋销售等内容都尚不知是否有别的约定

 

值得注意的是,华生曾称,2015年7月钜盛华将20.2亿股质押给华润,并将借款用于举牌万科,此质押就涉及上述地块项目。而华润集团当时表示,由于宝能的合作款有既定支付节点,华润置地要求用钜盛华20%的股权质押作为增信条件,后来宝能支付了合作款,质押解除。

 

十余年沧海变换,资本市场依旧云波诡谲,浮沉其中,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谁能例外?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张译文 韩蕾

加我微信的朋友说明来意和身份的优先通过。本人在投资机构,主做上市公司大小非代持、市值管理、以及地产项目投资、融资、买卖地和不良资产收购。您有一手的项目和资金都可以与我平台联系,进行高效对接。平时不闲聊、喜欢您有事情直接说事情,有问题请尽可能的一次性说详细说清楚。我能回答尽可能解答。

文章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QQ:838355301删除或支付稿费。


Copyright © 资管信息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