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信息网

非标信托产品的估值体系研究(一)

中国信托业协会2020-09-12 12:44:40


导论


作为金融产品图谱的重要组成部分,非标信托产品有效地弥补了银行融资体系中存在的不足,在《资管新规》出台的背景下,非标信托产品正面临着合理估值和净值化管理的新要求。本章通过介绍非标市场的发展、非标信托产品估值的背景、意义与障碍的角度,为建立非标信托产品估值体系做一些铺垫性介绍。


(一)非标信托产品的概述


1.非标市场的形成与发展


(1)初步兴起阶段(2010—2011年)。2011年,通胀和房价持续上涨,人民银行开始实行紧缩型信贷政策,监管层对信贷规模做出限制,融资需求开始由表内转向表外,非信贷融资开始繁荣,非标市场逐渐兴起。这一阶段,银行为突破监管限制,通过以理财产品、信托计划、资管计划为核心债权的重新组合或引入过桥机构,采用银信合作、票据双买断、同业代付、信托受益权转让、买入返售银行承兑汇票等业务模式,满足融资需求,非标业务快速扩展。


(2)高速发展阶段(2012—2014年)。2012年,证监会、保监会先后出台一系列措施,放松对资管业务的管道。例如,在证监会方面,出台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业务新规等相关政策,允许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期货公司资管成为通道,为银信合作通道受到限制之后提供新的通道。


(3)增速放缓阶段(2015年至今)。由于“影子银行”的快速扩张,其风险不断加剧,监管开始着手规范“非标”业务。在这期间,监管部门对非标业务的投向、投资比例、计提比例做出规定;2017年至今,“三三四”专项治理工作的开展、“资管新规”的落地,标志着非标业务从过去近10年的高速增长向内部结构调整和高质量方向转变,而非标信托产品估值体系搭建对满足“资管新规”要求,加强行业基础设施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2.非标信托产品的界定


非标信托产品并没有明文规定,通常将银行为绕开存贷比和贷款规模的控制,通过对反映在银行资产方的三个同业资产会计科目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应收款项类投资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腾挪运用来实现用存款之外的同业资金投资于信贷规模之外的金融资产,称为“非标资产”。


“资管新规”规定,除满足“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条件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外的债权类资产均为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报告对于非标债权信托产品的界定借鉴“资管新规”的规定,认为“非标信托产品”是指信托公司发行的,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信托产品。由于“资管新规”对于非标股权产品并没有明确定义,报告界定的非标股权信托产品借鉴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私募投资基金非上市股权投资估值指引(试行)》中的定义,主要是投资于非上市公司股权的信托产品。


3.非标信托产品的市场功能


除传统的信贷、标准化融资渠道之外,非标融资也是重要的融资手段。非标信托产品作为非标准化债权产品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企业不可替代的融资渠道之一,为实体经济提供“贷款”,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对市场经济及企业融资的重要作用不容忽视。


(1)促进资金融通。在商业银行信贷规模受存贷比限制、企业融资需求旺盛但通过传统银行贷款方式融资困难的背景下,非标信托产品的产生及创新部分缓解了企业的融资困难,通过创设不同的交易模式投资非标资产,如股权投资附回购、债权融资、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及回购、收益权/受益权融资等方式,使得一些难以通过银行融资的企业通过非标信托满足融资需求,有效地促进资金的融通。


(2)服务实体经济。信托业一直致力于服务实体经济,是实体经济的有利支持者。非标信托产品更是信托业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抓手。非标信托产品主要用于投资房地产开发、基础设施建设、工商企业等实体经济领域。不同于银行、保险、券商及基金子公司,信托资金的运用方式涵盖股权、债权、“夹层”以及各种收益权投资。信托公司擅于整合运用多种金融工具,灵活设计交易结构,为实体企业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以满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下实体经济多样化、多层次的深度需求。


(3)提供中等收益债权产品。相比较于银行理财以及公募基金等资管产品,非标债权产品的收益率相对较高,满足可承担一定风险的机构投资者以及个人投资者的收益要求。非标信托产品为实体经济提供“贷款”业务的收益率相对较高,能够创造更高的效益。从商业银行的角度来看,利用理财资金投资非标信托产品属于表外业务,不在银行的会计科目中体现,无需考虑存贷比限制。


(二)非标信托产品估值的背景与意义


1.非标信托产品估值的背景


(1)非标信托产品交易不活跃,需要有外部估值参考。非标信托产品与债券非常类似,市场价格稀少且交易不活跃,市场价格无法完全满足逐日盯市要求,需要以独立第三方机构的估值作为参考,为投资人有交易需求时提供参考价格,辅助投资决策。


(2)“资管新规”要求实行净值化管理。对于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因其“具有合理公允价值和较高流动性”,可参照公募基金固定收益估值方法中前两类,即采用报价或调整后报价进行估值;而对于非标债权类资产,由于非标债权类资产透明度低、缺乏公开市场信息,其估值需要借助估值技术。“资管新规”要求金融资产坚持公允价值计量原则,鼓励使用市值计量,但允许一些资管产品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计量。


(3)新金融工具准则的实施。2017年4月6日,财政部发布财会〔2017〕7号《关于印发修订〈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的通知)》等三项准则修订,标志中国企业会计准则对金融工具相关的规定与IFRS9趋同。根据财政部要求,2018—2021年,企业将陆续使用新金融工具准则。新的准则对金融产品的估值与会计处理提出了新要求:①需要新的工具、流程、文档记录和会计处理;②需要对信用损失估算过程、数据管理、工具、模型、报告和系统进行重大改进;③提升了套期会计的适用性。在新的要求下,风险管理的思想更深刻地体现在金融产品计量上,如何对金融产品合理估值,建立适应企业产品特征的估值体系,将影响金融机构的财务报表以及未来的抗风险能力。


(4)在资管产品估值体系中,非标产品估值缺失。在整个资管产品估值标准体系中,二级市场证券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已建立相应的行业估值标准。其中,在证券投资方面,证监会2017年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证券投资基金估值业务的指导意见》,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估值小组对限售股、FOF、特殊固定收益品种,衍生金融产品制定了估值级会计核算细则,形成较为完善的估值标准体系。私募股权方面,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于2018年发布《私募股权基金非上市股权投资估值指引(试行)》,提出五种具体估值方法、适用场景及应用指南,初步建立了非上市股权投资的估值标准。在以非标投资为主的险资领域,保险资管业协会已经就债权、股权、资产支持计划的产品进行了估值方面的理论探索。而信托行业在这一方面的实践还未开始。


2.非标信托产品估值的意义


(1)实现净值化管理,加强产品信息披露。非标信托产品实现合理估值,将真正实现这一类产品的净值化管理,增加信息披露的完备性,这样有利于提高该部分金融资产与货币政策工具以及流动性调控的关联性,进而扩展可交易债权金融资产的规模和种类,最大限度地满足市场的融资需求,有利于金融机构合理定价风险,实现对风险的管理,满足融资主体的多层次融资需求。


(2)提高风险管理能力,促进信托行业健康发展。非标资产的交易量和活跃程度低,导致持有人面临无法转让的流动性风险。估值定价困难,可能存在做市商操纵价格、利益输送等风险。非标资产的拆分转让、合格投资者门槛和数量都有明确的监管限制,不同平台运作尺度不一,面临规避监管,造成风险的隐藏和传染。建立非标信托产品的合理估值,有助于实现净值化管理,打破刚性兑付,提高信托公司的风险管理能力,促进信托行业健康发展。


(3)提高非标信托产品流动性,完善多层次金融市场。相比较债券、股票与基金拥有较为统一的交易平台,信托产品目前缺乏统一的交易流转市场,信托受益权的转让沟通成本高,基本以线下协议转让为主。虽然市场上存在数个非标资产交易平台,但不同交易平台的交易规则、产品设计规则、定价机制、清算机制等差别较大,加剧了市场的分割和无序发展,非标信托产品交易市场基础设施建设依然薄弱。建立非标信托产品的合理估值,有利于增强其交易属性,将具备交易属性的信托产品从非标分类中“分离”出来,配置到与其对应的资金端,这有助于不同层次金融市场之间的流动性转换,促进多层次金融市场的发展。


(课题牵头单位: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


摘自:《2018年信托业专题研究报告》


Copyright © 资管信息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