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信息网

独家:南京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戴娟失联?附债市利益输送模式

城商行研究2020-06-27 15:22:08

独家:南京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戴娟失联?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谢水旺 方海平

2月19日,市场传言称,南京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戴娟失联。

当日晚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拨打戴娟手机号码,提示音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目前尚不清楚具体原因,一些消息称,其失联或与债券市场交易有关。债券市场反腐近年来一直在开展。

南京银行相关人士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以公告信息为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亦联系多位江苏的银行业人士询问,部分人表示听说此事。

2018年6月7日晚间,南京银行发布《关于设立资产管理公司的公告》称,根据资产管理业务内外部环境变化,为促进公司资产管理业务健康发展,进一步完善资产管理业务的主体地位,本公司拟发起设立资产管理公司,持股比例100%,注册资本不少于人民币20亿元。 

南京银行方面表示,本投资的资金来源为公司自有资金。本投资是公司为满足监管机构的最新要求,促进资产管理业务健康发展的重要举措,将强化公司资管领域风险管控和风险隔离,实现“受人之托、代客理财”的服务宗旨。不过,该投资尚需获得监管部门批准。

自2013年以来,债市反腐就拉开了大幕。2016年,市场骤变之下,债市风暴再度掀起。核心主要是围绕银行间债市的中票、短融一级半市场的利益输送等相关问题。包括工行私人银行部副总经理王华、恒丰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李晓强、上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冯坚等多位债市大佬相继被带走调查。

江苏也是一大风暴中心,有接近过上述某位“大佬”的知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本人曾在饭局间提及,一年收入超过1000万, “出事之后就没见他更新过朋友圈。”

延伸阅读二:债市反腐风暴还在延续,利益输送已发展到多种模式

来源:票友—票据圈儿那些事


自从2013年债市经历钱荒来,债市反腐进入经侦的视野,三年过去,债市反腐风暴还在延续。在这场风暴中,反腐的对象及利益输送的方式又发生了很多不同。票友君给各位梳理下:

第一阶段:简单通过设立丙类户及债券交易结算的不对等利益输送。

比如某行债券投资经理,同债券承销商人员熟悉且有利益关系。他们商定在某些债发行时留出一定额度。债券投资经理通过设立一般企业的丙类户,来对接此额度,同时他立马安排人寻找债券下家,由于券较抢手,因此一般能较快找到买家,卖的收益率较发行时低几个bp。同时利用之前债券市场的先款后券模式,有接入方先付款到丙类户,丙类户再申购新债,之后将债过户到产品。中间实现几个bp的收益。


另外,在二级市场交易时也可采取,先款后券,丙类户先通过投资经理控制的公家产品拿到资金,再利用该资金从别的交易对手中买券,之间的利差被丙类户拿掉。为什么会有利差,因为最终买入方是有投资经理控制,因此有定价权。


在第一阶段,一级发行利益输送最为广,这类模式,催生了数千家的丙类户发展,记得在2013年,世纪大道的某大厦就有不下十家丙类户。当时他们的装修也是非常的豪华,彭博、路透、万得都配,一个丙类户发展后来就有十来个交易员。盛况非凡!


第二阶段:设立丙类户,但通过代持、过桥等手段匿藏交易对手,进行利益输送。

随着债市发展,投资经理管理的账户老和丙类户交易,这也太明显了!因此,为了隐藏真实交易对手,不是丙类户开始寻找代持或过桥方达成最后交易。这时又催生了一些列的券商固收部发展,代持、过桥成为一种商业模式。券商固收四小龙,一创、宏源、东海、西南业务快速增加。


代持方的加入,使得很多风控较严的银行的投资经理也能实现利益输送,另外也解决了初始资金的问题;券商愿意做代持,也正是因为自己有资金,且代持带来的收益是多样的,可以为债券承销带来客户资源、为债券分销拉来资金方,为自营等实现利益。


第三阶段:设立分级产品,通过认购劣后级产品实现超额利益。

丙类户最终还是过于显眼,毕竟一个企业从债券赚了那么多钱,做多了,明眼的人都知道怎么个意思,查起来不是特别难。


于是,这时借助分级产品的成立,投资经理通过认购产品的劣后级别,通过高杠杆来实现更大额的利益输送。这个利益输送只不过把前面的丙类户换成了分级产品。


但泛基金产品太多,且一般都是正常交易,因此这么一个分级产品很难被发掘。后来这种模式被广泛使用,且一般是某些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使用,且还有涉及到监管、关联方等高管的利益输送。


第四阶段:大资金方的利益输送,即通过设立私募产品来最后接利

随着债市大爆发,资金开始成为市场的主角,各大行的债券投资经理非常吃香,承销商、分销商为了卖债开始进行一些的推广及返利、返点活动。有大额资金投资决策权的银行债券投资经理成为各家承销商的座上宾,且后续由于委外的发展,银行债市相关的管理方成为市场的宠儿。这时银行相关投资经理的个人利益被发掘和满足,还是券商通过代持等方式进行的。


比如新发债,券商先代持,如果是好债且该债涨了,代持方安排通过投资经理买的私募产品接在转出,实现涨的收益转移到私募产品;如果债跌了或涨的不多,通过投资经理管理的银行账户来接,产品承担损失。


这个代持过程更长,利益更高。


延伸阅读:审计署告诉你:债市黑洞是如何造就的

来源:华尔街见闻  作者 潘凌飞 

近年来,债市火爆的背后也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黑幕”。

据央行最新统计,2014年我国债券市场累计发行人民币债券11万亿元,同比增加22.3%。但从债市一姐孙明霞的接受调查,到被曝出“百人名单”,再到海通、银河、民生等大型券商被卷入,随着债市反腐的深入,债市腐败中隐秘的黑箱正在逐渐被揭露出来。

国家审计署向新华社披露了债券市场利益输送的三大黑洞:

黑洞一:官员权力寻租私通“丙类户”

在债券市场有力支撑实体经济的同时,审计署在金融审计中发现,一些掌管债券审批发行大权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与企业内外勾结,违规操作招投标,利用债券定价、分配权力进行寻租。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原副主任张锐就“栽”在这里。

这种“猫腻”的基本套路是:负责人利用负责债券定价、发行和分配的权力,把“好券”(即发行利率高于当期市场利率)分配给自己指定的金融机构为其代持,待上市日再由代持机构平价卖给自己控制的丙类户,丙类户当即以市价抛出赚取差价。

银行间市场债券一级托管账户分甲、乙、丙三类,其中丙类为参与银行间市场的非金融机构法人。张锐利用主管国债招标发行的职务便利,向个别金融机构透露标底,并违规批准接受超过截止时间的无效投标,致使该金融机构十余次低价中标国债。随后,张锐要求该机构将低价中标的国债以中标价格卖给他实际控制的丙类户——北京某投资公司,该丙类户在当天以市价抛出国债,类似手法合计赚取了2000多万元的价差。目前,张锐已经被法院判处死缓。

此外,2013年,审计人员通过调查有“债市一姐”之称的华林证券原副总裁孙明霞一案,牵出了有关主管部门负责债券发行审批的工作人员的涉案问题。

黑洞二:机构“暗度陈仓”输送利益

审计署上海特派办的金融审计人员在对债券市场交易数据分析时发现,一些丙类户当天一进一出,往往当天买的价格要比市场公允价格稍低,而且“空手套白狼”,直接拿走差价,每一笔金额都非常大。由此,审计人员筛选了10多家丙类户进行审计,拉开了债券市场“打黑”大幕。

丙类户要赚上千万,必须动用几亿、几十亿的资金进行运作,但一些丙类户明显不具备这个实力。因此,审计人员进而追踪资金去向,将最终资金接受方和债券最初卖出方、审批人等连上了线,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案件链条。

如何将本应归属金融机构的差价收益转移给自己?最简单的办法是将本机构持有的债券直接或间接低价卖给自己控制的丙类户,丙类户则以市价抛出赚取差价。

审计发现华宸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经理蔡某,以明显低价向民营企业长沙摩根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出售债券,该公司在当日即加价转售,使这个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的公司在未投入任何本金的情况下获取价差5000多万元。经进一步调查,发现了易方达基金经理马喜德等人涉嫌挪用任职公司巨额资金并非法获利的重大案件线索。

利益输送的另一种形式是“代持”。一般是大型金融机构负责债券交易的工作人员将本机构的债券,以现券交易的方式卖给农信社、城商行等机构,待后者持有一段时间、债券价格有较大幅度上涨后,再指令这些机构将债券以买入价格加上持有期的资金成本卖给丙类户,丙类户市价抛出后即赚取了债券上涨部分的价差。

这种方式由于不需要动用本机构资金,且最后差价较大的异常交易没有体现在本机构,所以手法更为隐蔽。审计查处的长沙农信社资金运用部主任罗某案,即是利用这种操作手法,将本机构的债券委托给另一家农信社代持,价格上涨后再由该农信社直接卖给罗某控制的丙类户,非法获利超过7000万元。

黑洞三:券商明理财暗自肥

针对债市监管漏洞,有关管理部门一直在完善管理。而就在央行出台规定禁止甲类户替丙类户垫资、禁止当日回款行为等规范债市的措施后,一些“聪明人”就精心设计了有“猫腻”的理财产品。2013年起,审计署查处了多起利用“伪结构化”理财产品向特定关系人输送巨额利益的违法犯罪案件线索。

2010年至2011年,宏源证券公司债券交易部总经理陈智军等人,将自营债券以明显低于市场公允价值的价格出售给两款结构化理财产品,之后加价回购或由后者转售,使这两款理财产品获利共计6000多万元。这两款理财产品投资人分为优先级和次级两种,优先级投资人承担的风险小、收益低,次级投资人则承担的风险大、但收益高,次级债券分享的是优先级投资人按照固定投资收益分配后的部分。

这些情况从表面上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实际上,宏源证券经营的这两款理财产品并没有承担任何的市场风险,就使两款理财产品的次级投资人获得了超高额的收益,结构化的设计掩盖了交易实质。

审计抽查发现,部分结构化理财产品中优先级和劣后级出资比例为9:1。普通市民在银行柜台购买的优先级是5%左右的固定收益率,综合测算该类结构化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在17%左右。然而一些通过内部认购理财产品的少数次级投资人,在实际根本不需要承担风险的情况下就能拿到130%以上、最高456%的收益率。这些人获取的高额回报原本应是国有控股宏源证券公司获得的债券收益,已构成职务侵占。

通过宏源证券一案,审计人员顺藤摸瓜,又查出了有“债市一姐”之称的华林证券原副总裁孙明霞案。而曾有“债市一哥”之称的银河证券固定收益部总监代旭一案,操作手法也如出一辙。


延伸阅读:债市风暴以来涉案人员一览


2016年9月3日:2人


工行私人银行负债 王华,即恒丰、上海银行等人


2016年3月21日:2人


工行金融市场部高级经理王剑


东兴证券的张法失联


2016年2月23日:失联5人(海通、联讯、财通、五矿)


海通证券固定收益部前副总经理杨洋


联讯证券债券交易主管卢逸


财通证券固定收益部总经理张蕾


五矿证券固定收益部前总经理赖瑞生等多位债券市场人士“被带走”


报道称:五矿证券固收前总经理赖瑞生确认已被带走,但尚不清楚原因。另外,联讯交易主管卢逸3月22日在上海家中被带走。财新记者多次拨打卢逸移动电话,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张蕾3月22日上午被看见来公司打卡,但3月23日并没有来公司上班。


2016年2月21日:失联1人(工行)


据财新报道,工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经理王剑被查,原因是涉利益输送


2015年11月:涉案10人(在齐齐哈尔被起诉)


原华西证券总裁:胡关金、孙明霞


原海通证券债券融资部副总经理:余方伟、曲林


原中银国际证券定息收益部:李晓磊


国海证券原总裁:齐国旗


国家发改委财金司:安义宽、苏崇波、魏星


浙江省发改委原财金处副处长:柳志文


2014年12月16日:涉案2人(发改委财金司处长)


信用处任处长的苏崇波(原发改委财金司债券处处长)


中信建投魏星(原发改委财金司债券处副调研员)


2014年8月13日:涉案1人(发改委财金司前司长张东生)


2014年8月22日: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15年11月,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林区分院以国家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原司长张东生构成受贿罪,向黑龙江省林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案情:起初张东生及其弟弟通过为企业发债和券商承揽项目提供帮助,直接接受现金和以“财务顾问费”的方式谋取利益,后为隐蔽起见,采取获得债券额度,然后在二级市场销售,获取溢价款牟利。张东平(化名高平),1957年出生,与张东生为同胞兄弟,曾是长盛基金管理公司业务经理。检方指控,张东生就任国家发改委期间为券商在承揽债券、发行、审批等环节提供帮助,并收取现金等财物。其中涉事券商和债券包括,首都机场发行的“06首都机场债”、海通证券承揽的“05北电债”、民生证券承销的“07中建材债”和“07中化工债”、广发证券承揽的“05福建高速债”、国海证券承销的“05桂投债”和“06潞矿债”,以及多次帮助中银国际证券承揽企业债项目和顺利通过审批发行等。


2014年5月13日:判刑1人(绵阳农商张晓斌)


四川绵阳商业银行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张晓斌利用职务之便通过“丙类户”倒券,获利高达7400多万;


案情:张晓斌在其任职的2006-2011年的五年时间里,分管绵阳商业银行的债券投资业务。调查发现,张晓斌利用自己控制的丙类户,非法获利7400多万元,涉及近20个债券品种,300多笔交易,低价转让债券总面值累计60多亿元。“张晓斌的作案手法与此前大多数窝案类似,即倒券,私自将银行长期持有的自有债券在二级市场以略高于成本价但明显低于市场指导价的价格,经过桥金融机构倒手后出售给由自己控制的两家当地的投资公司(四川广浩投资公司和四川向阳咨询投资有限公司),然后再将该债券在二级市场以市场价卖出获利。此外,张晓斌还通过在招标过程中,低价拿券倒券。“他们是以绵阳商业银行的名义,委托上海农商行等多家债券承销团在发行市场投标,债券中标后用绵阳商业银行的自有资金支付投标款,紧接着,等债券价格涨上去后,再向绵阳商业银行谎称该债券仅是代持,私下再在二级市场进行交易,将中标后的债券经宝鸡商行等过桥金融机构和哈尔滨银行多次倒手后出售给张晓斌实际控制的上述两家投资公司,并在当日将上述债券在二级市场以市场价格卖出获利。”


2013年10月11日:失联3人(国信证券)


固定收益事业部总裁孙明霞、副总裁侯宇鹏、债券交易部总经理谢文贤,因个人原因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2013年5月30日:吴洪坚:嘉实基金现金管理部总监


原因:最终可能倒在代持、丙类户等债市灰色地带的非法交易上。不过,有关吴洪坚具体涉案金额、事实,目前尚未有更进一步的消息透露。


2013-5-14:涉案2人(农银汇理旗下两只股票型基金经理、大连银行)


2010年,农银汇理旗下两只股票型基金买入10营口债,此后以大幅低于中债估值及市场成交均值的价格转让出去。根据此次核查信息,该债券最终低价转移至大连银行丙类账户。


2013-4-19:涉案1人(蔡国辉:长沙摩根公司负责人、新时代证券与华宸信托前经理)


2008年3月到12月期间,几人故意串通、互相配合,将原本属于银行、易方达公司的债券利益,输送给蔡国辉设立的长沙摩根公司,而长沙摩根公司通过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获利4900万元。


2013-4-23:涉案1人(张守刚:江海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原哈尔滨银行资金市场部交易员)


张守刚所掌握的丙类账户涉案金额或接近1.1亿元,目前尚有9000万元不知去向。该人士称,近期牵扯出来的固收案件几乎全部跟张守刚有关。


2013-4-20:涉案1人(薛晨:西南证券固收部副总经理、原国海证券固定收益证券部北京分部高级经理)

因涉嫌债市“丙类户”不当获利,2012年底被公安部门带走调查。


2013-4-20:涉案1人(马喜德:易方达固定收益部副总兼基金经理、中国工商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固定收益处原高级投资经理、长沙摩根公司投资顾问)

多次利用中国工商银行、任职公司的35亿资金购买债券,然后再安排摩根公司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获利4900万元;


2013-4-16:涉案1人(杨辉:中信证券固收部执行总经理)

利用妻子开立的一个丙类账户,与涉案的甲类账户机构包括辽宁某农村信用联社、威海某商业银行一起进行了一些违法违规的操作。


2013-4-16:涉案1人(邹昱: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基金经理)

业内很多人看来,所涉违规行为应包括利用“丙类账户”在“一级半”市场通过代持为私人牟利。


2012-12-29:涉案1人(张锐: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原副主任)

2007-2010年利用职务便利,帮助他人在国债承销业务中获取不当利益,并从中收受巨额贿赂。

Copyright © 资管信息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