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信息网

【资管人】魏青:执着的“尝鲜者”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2020-05-20 07:13:15


2018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落地。新规后,资管如何转型、理财子公司如何发展等,成为近一年来资管圈最热切讨论的话题。在这一过程中,银行资管人起到哪些关键作用?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回答这些问题,无疑又是转型的必做功课。借此机会,我们采访了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魏青。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

副总经理魏青

    加入招行24年,从支行到总行,从信贷员到计财、资管等专业岗位,魏青一直跋涉在尝鲜与挑战的道路上,数次转型,无畏前行,始终“绽放着温暖而坚定的力量”。


2018年“三八”妇女节,一篇发表于微信公众号“央行观察”的文章引起了金融圈的广泛关注。文章以“绽放温暖而坚定的力量”为题,盘点了银行资管行业的五朵金花。其中对“金花”之一的魏青作了颇为中肯的评价:“信息管理的工科背景加之二十多年的银行管理工作实践,使之作为一名复合型人才始终站在商业银行金融科技的第一线”。

纵观这个敢闯敢拼的武汉女子在招行的24年经历,从支行到总行,从信贷员到计财、资管等专业岗位,每隔三四年就会有一次变动。魏青不惧怕变化,相反,她拥抱变化,多次重量级创新奖项的获得,则是对她多年来勇于尝鲜的嘉许。

 

重要的选择

1990年,魏青从中南财经大学本科毕业,进入某国有银行在武汉的分支机构,她的银行业生涯自此开始。

邓小平南巡后,魏青和当时很多年轻人一样,对深圳这片改革热土充满向往。在求新欲的驱动下,1994年,她参加了招行面向全国的招聘考试,同时主动上门寻求另一家股份制银行的工作机会。生活总是充满了戏剧性,魏青在同一天收到了两家银行的录取通知。彼时的招行,凭借服务与创新在行业内已具有一定口碑。在咨询了家人与银行前辈的意见后,魏青最终选择了招行。

“人这一生,选择很重要。现在回想,庆幸当初的决定都是对的。”魏青如是总结这次重要的选择。就这样,带着些许机缘巧合,她开始了在招行长达24年不断“尝鲜”的职业生涯。

2013年春,魏青和她的同事们迎来了又一个特殊时刻。根据行里安排,总行金融市场部的部分人员由深圳搬迁去上海,而魏青是这个团队的领头。


魏青与ADAM系统项目小组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魏青言语间依然透露出兴奋。“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要不要接手理财这部分工作,愿不愿意去上海。我直接说好啊,没有半点犹豫,甚至忘了还没问过家人的意见。”这十多个“拓荒者”成为了后来总行资产管理部上海团队的雏形。

端坐在记者对面的魏青从容、温和,眼神却难掩对未知世界的渴望。“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好奇心特别强,愿意抓住一切机会尝鲜。”但魏青的尝鲜,不是天马行空,不是盲目逐波,而是在笃定目标、确定路线后的踏实执行,“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站在金融科技第一线

魏青与“金融科技”最早结缘于学生时代。她的本科专业是“经济信息管理”,财经类科目和IT编程类科目各占一半课程。“当时很多人觉得这个专业‘太超前’,又是经济又是科技,以后怎么找工作?”魏青笑着回忆道,“事实证明,这个专业确实领先时代好几个身位,可以说是FinTech的雏形了。”

专业背景让魏青始终带着理性的系统思维开展工作。在原总行计划资金部时,她觉得统计工作难度不大,所以本职工作之余就不断给自己“找事儿”,主动参与了大量与系统开发相关的工作。

1997年恰逢人行金融统计全科目体系改革,行里的数据报送需要更换对应的系统。魏青一看所需的系统功能是比较简单的“一进一出”,即输入统计指标再进行传送,便请缨自行开发系统。“我和数据仓库的两位同事花了两周时间就研发出来了,然后我们仨带着这套系统去北京请人行验收。”说起这段往事,魏青的眼睛闪着光,“没想到,现场两个多小时就通过了验收,而买人行的系统则要按每个网点两万元付费。这么看,我们为行里节省了不少钱。”

这次“小试牛刀”让魏青锋芒初露,得到了更多参与系统开发的机会。其中,作为核心成员深度参与ALM(资产负债管理)和FTP(内部资金转移定价)两大明星项目,则是她自认为成长速度最快、最引以为豪的一段经历。

ALM是一项系统工程,既需要引入现代管理理念,又要针对我行实际情况固本强基,分门别类地填补基础系统的薄弱与空白之处。在工作中,魏青敏锐地发现之前的系统存在明显bug。“系统关于存贷款业务利率的描述只有单一值,但市场利率不断变化,进行资产负债管理要关注到不同利率环境下业务现金流、净值的变化情况。”于是,她与项目组的同事们积极思考,构建起了关于利率的系统支持模块,加入浮动基准、浮动幅度、浮动周期、浮动范围等要素,对利率进行了更充分、更全面的描述。该项目一举摘得了招行第二届创新成果奖三等奖。同年,魏青还因FTP体系推广斩获了创新成果奖一等奖。

当时,由于FTP的计价规则不同于传统“上存下借”的资金调拨方式,行内出现了一些质疑声。“贷款较多的贷差行会因此收益下降,反之,存款较多的存差行将获益,在试点过程中,存差行和贷差行不可避免地表现出对FTP计价的不同态度。”魏青冷静地分析道,“招行的优点是‘不纠结’,尽管对分行的利润结构有影响,但行领导的态度是坚决的,所以FTP项目推行起来比许多同业都顺利。我们的任务就是通过宣导让改革进程更加平缓一些。”由于前期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并配套了详细的操作说明和耐心的沟通宣导,后来FTP体系推广顺遂。


魏青与ALM和FTP实务知识及系统推广培训班成员合照


魏青从不受限于完美主义,大致想明白框架就动手,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不断完善与修正,套用当下互联网行业的话说,她有一种基于客户体验的“迭代思维”。比如,FTP项目落地后,她在回访用户体验时发现,系统中FTP价格和FTP体系下的净利息收入呈现不够直观,便又主导设计开发了试算工具,以方便分行了解单笔业务的FTP价格、进行风险收益试算以及编制全年预算。招行因此成为了国内第一家成功全面实施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的银行,在业界的口碑和示范效应一直延续至今。

魏青不希望大家仅用“仰望星空灵光一闪”的心态看待金融科技,她更看重“脚踏实地聚沙成塔”的内功沉淀。在分管总行资产管理部科技资讯部期间,她带领团队成员循序渐进、扎扎实实地做好系统的基础建设。“所有系统的背后都需要有人真正投入进去,做大量繁琐、扎实的工作,一行一行地写代码,一条一条地解决需求,把沙子堆成山。” 

带来的成果是显著的。资产管理部很快形成了相对完善的IT系统架构。同时,科技资讯团队还在紧锣密鼓地研究如何深度运用大数据挖掘、机器学习、区块链等金融科技技术。“难点在于数据不完整,一是很多底层数据都在合作机构那端,二是业务数据本身要素不全面,没办法进行透彻分析。”在魏青看来,数据的整理是硬功夫,也是系统建设的基石,“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数据的定义、采集与整理没有捷径可走。”

 

寻找风险与创新的支点

做任何决定之前,魏青都不会仓促上马,事先一定要把业务流程搞清楚,把风险点搞清楚,有了事前防范,才能在过程中稳扎稳打。这与她在原总行计划财务部市场风险管理室的经历有关,这段历练让魏青对市场、风险始终保持敬畏之心。

许多老员工还记得,魏青调任金融市场部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带领同事们逐项业务梳理流程,找到每一个节点可能埋藏的风险,然后思考采取何种管控手段。这项工作耗费了长达一年时间。再到后来,魏青接管资产管理部的投资团队,这让她对风险与投资的平衡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魏青与权益投资团队成员合照


2014年底至2015年年中,股市进入全民为之癫狂的牛市。魏青分管的权益投资团队主要负责权益类资产的投资。在股市热潮的推动下,分行申报的权益类项目,尤其是股票二级市场优先级投资业务纷至沓来。但无论业务需求如何旺盛,不管产品经理怎么强烈建议,魏青始终没有放开最为关键的业务要素,严控业务杠杆的同时,坚持分散投资的理念。

当时,很多产品经理不理解:“反正我们的平仓线比较高,那么多的业务机会摆在眼前为什么要放过?”但魏青的内心自有定力。

随之而来的股市悲歌证明了魏青“众人疯狂时我恐惧”的坚持是正确的。我行资管业务的权益类资产由于前期严格准入,把控了关键要素,没有出现特别棘手的风险事件,较好地把控了投资与风险的平衡。

“新的问题又来了。当时,我们的业务需求受市场影响骤减,类似此前股票二级市场优先级投资这样‘短、平、快’的业务模式可遇不可求,必须尽快找到新的业务突破点。”早年在支行从事信贷业务的经验告诉魏青,必须回归客户本源,只有找好优质客户,才能找到可靠的业务需求,也才能从根本上把控业务风险。

回归客户,权益类业务最重要的客户就是上市公司!确定突破口后,魏青立刻召集团队拟定了服务于上市公司及其朋友圈的综合服务方案。“过去我们各种业务形态都有了,产品也都是现成的,可以满足客户在资本市场上的全方位需求,但这些业务就像一颗颗散落的珠子,缺乏一根清晰的主线将其连缀起来。”整体思路敲定后,魏青给这个服务方案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上市公司投融通”

2016年前后,市场上还没有银行向上市公司提供类似的一揽子方案,招行成了第一家“吃螃蟹”的银行。为了推广“投融通”品牌,魏青带领权益投资团队举行了多场营销活动。过程虽然不易,但只要是魏青认定正确的事情,她就一定不会轻言放弃。“要让上市公司知道,银行资管也有能力提供资本市场相关的全方位服务。”

和“投融通”相关的创新案例层出不穷,让魏青印象最深刻的是某家主营家具定制的上市公司。这家公司现金流充裕,但与分行的业务合作却一直局限于存款业务。借着“投融通”营销推广活动的机会该公司闻风而动,主动上门沟通。很快,分行以“投融通”中的股票质押作为“敲门砖”,以专业和效率迅速打开了与客户的合作局面。一番接触下来,客户不仅上线了我行CBS系统,还将集团80%以上的结算归集到我行,带来4000名代发客户、若干名高管高端客户和超过6亿元的日均存款规模。

有媒体用“出奇制胜”评价“投融通”业务:银行传统“存贷汇”服务同质化,结合上市公司及其朋友圈在资本市场上的金融服务则是另辟蹊径,出奇制胜。同时,在存款、客群等方面亦能“无心插柳柳成荫”。很多公司高管也惊喜地表示:“原来你们银行也可以做这些业务。”

短短一两年时间,“投融通”便在市场上打开了局面。成绩直接反映在一串数字上:截至2019年1月末,与我行开展“投融通”业务合作的上市公司超过500家,累计放款金额2000余亿元在行内,“投融通”也因其创新性和影响力斩获2016年度金融创新奖。

颁奖仪式定在招行30周年行庆。一位同事饶有兴味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当团队成员都沉浸于获奖的兴奋中时,魏青望着总行大厦一楼大厅30年的“时光长廊”造景感慨万千地说:“这是我第五次获得金融创新奖了。如果没有招行开放包容的环境和氛围,很难想象这些创新想法能够扎扎实实地落地。但创新如逆水行舟,慢行则退,不进则亡。唯有加倍努力,才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招行。”

魏青的忧患意识很快得到了印证。2018年初以来,股市再现一波大幅调整,市场流动性不足,成交萎靡,部分股票连续无量跌停,市场形势之严峻较2015年股灾有过之而无不及。“投融通”业务也迎来了新挑战:一方面,叠加资管新规影响,权益市场相关的融资配资业务投放趋缓;另一方面,股市的极端行情也迫使权益投资团队不得不更加注重业务的风险预警与处置。

魏青对团队提出了加强专业能力建设的要求,在承接项目和风险处置之余,对锂电池、炼化一体化等重点行业进行分析,并以投研为基础着手制定“投融通”业务的客户白名单,既服务于“投融通”业务,也服务于权益直投。在和团队成员交流时,魏青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做业务一定要心中有数”。

 

爱解“数学题”的逻辑控

魏青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身边的员工总是讶异于她旺盛的精力:在工作上总是“特别拼”,马不停蹄地拜访客户、参加行内会议、出席行业论坛、演讲、授课;工作之余也“巨能玩”,从真人CS、密室逃脱到羽毛球比赛、划龙舟,只要是集体活动,她肯定是没有任何领导架子的“捧场王”。她很忙碌,又似乎永远没有疲态,总能找到新的兴奋点。


魏青与团队成员的集体活动合照


“资管新规”是魏青当下最大的兴奋点。和所有资管人一样,此刻她正在琢磨资管新规下的业务机遇,也在审慎地思考业务的整改与转型。

时间回到2017年末。魏青开始接管资产管理部衍生品投资团队。彼时,衍生品团队管理的结构性存款规模峰值时约5000亿元。由于结构性存款本质上归属于存款,在“资管新规”要求下将全部回归表内管理。如何在资管转型的道路上继续发挥衍生品投资团队的专业优势,是关乎团队未来发展的难题。

所有资管人都在忙着转型,那招行资管的方向在哪里?魏青的目光锁定在当时存量规模不足20亿元的结构化理财上。专业直觉告诉她,这种既可保有一定的固定收益,又可通过衍生结构享有浮动收益的产品特性,正好处于银行预期收益类产品和纯净值浮动收益类产品之间。“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将给结构化理财带来发展机遇。”

看准就做!魏青带领衍生品投资团队多管齐下,从产品布局,结构设计、投资研究、客户体验、手机银行、渠道路演、品牌宣传等多个维度发力。“魏总有领导力,对业务很有想法。”一位衍生品投资团队的同事谈起魏青带来的改变时中肯地评价,“她把结构化理财分类形成体系,把原来团队内的闭环操作变成团队间的协作,全面梳理流程、责任到岗到人。”短短半年时间,结构化理财的存量规模翻了四倍多。

“资管新规给我们带来了挑战,也带来了很大的发挥空间。”魏青的语气平和而有力,“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一个让客户可以信赖和依靠的品牌。客户信赖就会把资金交给我们管理,不管市场情况是好是坏,客户依赖就不会轻易离开。这说起来容易,但背后在专业投资、客户分层、产品体系、客户体验方面都要下狠功夫。”专业与专注也是魏青一直挂在口边并带领同事们践行的。

 谈及未来,魏青认为银行资管将走出一条不同于目前证券、基金、信托的特色化道路,在客户需求和解决方案上找到一个巧妙的结合点。至于如何“不同”,她坦言目前还没有特别明确的答案,“就好比做数学题时,拿到题目和条件也没办法一眼看出答案。但遵循逻辑来解题就是一个不断‘豁然开朗’的过程。”

这道难题让总是敢于“尝鲜”、乐于迎接挑战的魏青找到了新的兴奋点。对于这道题目的答案,她充满期待。


-End-


Copyright © 资管信息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