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信息网

【独家】中信信托产品起争议 陷入投资者维权漩涡

中国基金报2020-06-22 13:42:54

中国基金报微信:chinafundnews


【导读】该信托计划投资方向是农业及农业关联方向,但实际投资的5个项目中,张明(化名)认为有2个是非农企业。据了解,这两家企业投资金额分别为9760万元和2430万元,合计占全部投资总额的34%,均大幅亏损。“如果签了字,并且也顺利实现了回购,相当于这5年我们颗粒无收。如果不签名,可能连本金都收不回来。”张明说。


中国基金报 李真


这个元旦,张明(化名)高兴不起来。


张明于2010年通过中信银行私人银行购买了“中信国元农业基金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信托计划受托人是中信信托,投资顾问是河南农开投资基金,即将于2015年1月15日到期。


现在,张明被要求在元旦节后第一个工作日(1月4日)在一份“优先级收益权回购申请”上签名,原因是产品投资项目出现亏损。张明感到非常突然,据他介绍,此前5年运作期内,产品季报均显示运作正常。


1月4日,中国基金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已经有部分投资者联合起来,与中信银行私人银行进行了第一轮谈判,中信信托有一名产品经理出席,谈判结果尚不了解。


缘起:纠结的回购


“回购”,是信托计划合同中约定的,在信托计划期限届满时,优先受益人有权要求优先级回购人按照回购价回购其持有的部分或全部优先受益权份额,回购价是“1元人民币-1份优先受益权份额已获分配信托收益总额”,而优先级回购人则是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公司,其同时也是信托计划投资顾问河南农开投资基金的发起设立人。


“如果签了字,并且也顺利实现了回购,相当于这5年我们颗粒无收。如果不签名,可能连本金都收不回来。”张明说。


张明尤其不满,该信托计划投资方向是农业及农业关联方向,但实际投资的5个项目中,他认为有2个是非农企业。据了解,这两家企业投资金额分别为9760万元和2430万元,合计占全部投资总额的34%,均大幅亏损。此外,这5年中张明甚至不知道资金具体投向了什么项目。


在产品成立当初,优先级回购人河南农业综合开发公司签订过《承诺函》,承诺承担回购义务。由于出现亏损,且项目未成功退出,这就出现了中信信托要求投资者签署“优先级收益权回购申请”的情况。


争论:投资方向偏离了吗?


“中信国元农业基金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于2010年1月15日,存续期5年,都是通过中信银行发售,据了解,该项目在全国有128位客户,北京地区有37位客户。


根据中国基金报记者获得的产品合同,该信托计划 “主要通过发放贷款及附认股权的贷款、认购增资、受让存量股权等方式投资于河南省内具有高成长性的未上市的农业产业化及关联产业的优秀企业,以及通过发放贷款、认购目标企业非公开发行的股份、目标企业股东协议转让的股份等方式投资于河南省内或与河南相关的已上市的农业产业化及关联产业的优秀企业”。


该信托计划发行的受益权份额分为优先受益权份额和普通级受益权份额,其中优先受益权份额为3.6亿份,普通级受益权份额为0.4亿份,发行价格均为人民币1元,募集资金规模为4亿元。


据记者了解,在该信托计划投资方向与合同约定是否有出入这一点上,投资者和中信信托存在不同看法。


截至2012年7月20日,国元农业基金一期完成对5个项目投资,投资总额为人民币3.559亿元。这5个项目分别为瑞贝卡、新乡新亚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亚纸业)、河南毛庄绿园现代农业有限公司(简称河南毛庄)、项城市天安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莲花味精关联项目)、河南永昌飞天淀粉糖有限公司(简称永昌飞天)。张明认为,瑞贝卡和新亚纸业并不属于“农业产业化及关联产业”。


但是,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向中信信托咨询时,该产品一名执行经理表示,所投项目由投资委员会决策,瑞贝卡和新亚纸业是农业相关产业,“瑞贝卡生产原材料里有一部分涉及到农业,而造纸业是农业相关产业”。


资料显示,瑞贝卡和新亚纸业都是信托计划成立当年就进行的投资,且都是以股权投资形式,而整个项目投资完成用了两年半的时间。


现状:投资者联合维权


2014年12月3日,该信托计划投资顾问河南农开投资基金提交运营情况报告称,信托计划出现亏损。报告显示,5个项目中只有河南毛庄和莲花味精关联项目有利息分红,且资金也安全退出。


对于瑞贝卡,信托计划于2010年以12.2元/股的价格以非公开发行方式认购了800万股,中间经过分配股利及资本公积转增股本,使成本价降到9.84元/股。而在2014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瑞贝卡收盘价为4.78元/股。信托计划参与定增部分虽然早就于2011年底解禁,但始终被套牢,难以退出。


“由于该项目浮亏较大,退出存在一定难度。”河南农开投资基金报告称。


对于新亚纸业,信托计划于2010年12月完成投资,但该公司在2010年获9309万元净利润后,随后几年就陷入连绵不断的持续亏损中,且亏损额逐年扩大,2014年前9个月已亏损8885万元。


“我们计划以向第三方协议转让方式退出或由大股东回购。我们目前正在寻找合适的退出渠道,6月、7月已多次与大股东沟通关于回购事宜,但大股东提出资金紧张,无能力回购,此项目退出尚存一定难度。”河南农开投资基金报告称。


至于永昌飞天,信托计划投资初衷是期望该公司上市后退出,但该公司2014年10月召开股东大会,称由于2014年度经营业绩下滑,2014年暂不上报上市材料。“根据目前情况判断,永昌飞天在2014年底之前上市无望,拟择机提出要求大股东回购要求,但退出尚需一定时日。”河南农开投资基金报告称。


盈科律所律师唐春林向记者表示,在信托领域,投资者与信托公司相比在投资经验、社会资源、专业素养都处于绝对劣势地位,信托公司方的律师在各种合同、风险提示性文件上做了很细致的处理,将投资者所能享有的主要权利都以不可撤销授权的方式交由信托公司行使,所以投资者走法律诉讼程序很难获胜。


“信托公司作为信托计划管理人,应该本着维护投资人的利益,妥善管理信托财产,对投资方向和可能存在的风险应当向投资人进行提示和说明,这既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的社会道义,也是法律规定的义务。”唐春林称。


截至发稿,张明正在联合投资者向中信信托讨要说法。1月4日,中国基金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已经有部分投资者联合起来,与中信银行私人银行进行了第一轮谈判,中信信托有一名产品经理出席,谈判结果尚未知悉。




理财圈(微信号:Money-lcq)


爱理财,不分时间和地点,我们提供每天您所希望得到第一手实用理财资讯,不虚夸!!我们只会通过提炼,原创和第一手的采访来助您理财增值一臂之力! 好号值得珍惜。


Copyright © 资管信息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