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信息网

李录:资产管理与价值投资(5)

MACD论坛2020-06-24 07:40:27


我们今天看到的现代化不是简单的制度的现代化,这是我们理解中国从1840年以后发生变化的本质。我们的变化不是文化的变化,不是经济制度的变化,我们今天遇到的变化是文明的变化,是一种文明形态的变化。

这个文明形态的变化和公元前九千年农业文明的革命是一样的类型,那时候农业文明的出现是因为偶然因素。中东地区最后一次冰川季结束,农业开始变得可能了,正好两河流域出现了一些野生植物可以被食用,出现了一些野兽可以被圈养,所以出现了农业文明,一旦出现之后立刻迅速传遍世界的各个角落。今天我们看3.0文明是自由市场经济+现代科技,这两种形态的结合产生了一种新的文明状态。在过去两百年3.0文明的传播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和2.0文明传播很相似的地方。

3.0文明的发展像2.0文明的出现一样,几乎都是由一些地理位置上的偶发事件决定的,并没有什么绝对的必然性。


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西欧最早发现了美洲。它那边只有3000英里,我们这边通过太平洋要6000英里,而且因为洋流的原因,要差不多9000英里的航程。中国也没有什么动力去找美洲。欧洲发现了美洲之后就形成了环大西洋经济。环大西洋经济最大的特点是没有政府的参与。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出现一个没有政府参与的、完全以市场化的企业、个人为主体的这样一个全新的经济形态。这个经济形态又对我们的世界观提出了挑战,为了应对这些世界观出现了现代科学,现代科学又带来了一场理性革命,对过去古老的知识作出了新的检验,也就是启蒙运动。就是在这样的一系列的背景、事件之后,出现了所谓的3.0文明,现代科技文明。

这种情况确实在中国的社会体制下几乎不可能发生。但从2.0文明可以看到,无论从什么地方开始,一旦新的文明出现以后,就会迅速地向全球所有的人传播,旧的很快被同化掉,这跟人的本性有关。根据我们今天对人类共同的祖先biology的理解,人都具有同样的本性,所有人的祖先都来源于同一个地方、同一个物种。五六万年以前人类开始从非洲大出走,用了差不多三五万年的时间从非洲最早的摇篮出走到遍布全球。人类出走经历几条不同的线,其中一个分支进入亚洲、进入到中国,最后覆盖美洲大陆。

因此,人的本性分布是一样的,无论从聪明才智、进取心、公益心这样的分布也是差不多的。人类这个物种从本性来讲,都追求结果的平等,接受机会的平等。追求结果平等的本性使得每一种新的更先进的文明状态出现的时候能够在较短时间内迅速传播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接受机会平等的机制就使得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的文化精神,能够创造出一套制度,能够慢慢地在这个演变的过程中渗透到疙疙瘩瘩的地方。整个过程其实蛮痛苦的,从不平等到平等。


所以文明的传播早早晚晚地会发生。原来的文明程度、文化程度比较高的地方传播的速度会快一些;没有经过殖民、或经过部分殖民的传播速度也会快一些;这就是为什么日本为什么成为亚洲第一,是因为它没有经过殖民时代;中国次之,印度至今因为曾经是一个全殖民的社会,要慢一些。

这些细节我们就不谈了,但是总的来说,中国是从大概1840年之后就一直在走现代化过程,但一直没有完全明白现代化本质究竟是什么。我们在1840年以后几乎尝试了所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最早我们从自强运动开始,当时的想法是只要学习洋人的科技就可以了,其它跟原来都是一样的。后来发现不灵,不成功,当然其中有太平天国运动,我们跟日本对抗了五十年左右等等。日本走的路我们没有走,很大原因是我们认为必须跟它倒过来。到了1949年之后,前30年走的又是另外一条路,实行的是集体经济,是完全的计划经济体制。我们几乎把其它可以试的方式都试了一遍。从70年代末开始我们尝试的路子终于回到了3.0文明的本质——自由市场经济+现代科技。在此之前走了一百五十年,到最后发现全都不成功,就这最近35年试了两个东西,一个是自由市场经济,一个是现代科技。政治制度也没有很大变化,文化也没有很大变化。但最近这35年我们发现整个中国所有的经济形态突然之间和其它的3.0文明惊人的一致。

也就是说中国真正进入到3.0文明核心就是在过去35年的时间里。在此之前的现代化进程走了一百五十年,我们的路走得比较曲折,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就是一直没有走到核心的状态去。


直到35年前,我们才真正回到3.0文明的核心,也就是自由市场经济和现代的科学技术。可一旦走上了这条道路之后,我们就发现中国经济表现出和其他3.0文明经济非常惊人的相似性。就是我们刚才在这个图表里看到的,股票市场、大宗金融产品过去二、三十年的表现,包括个股、公司表现都很惊人。当中国开始和3.0文明相契合的时候,它表现出来的方式和其他的3.0文明几乎是一样的。所以在这一点上,中国的特殊性并没有表现在3.0文明的本质上,中国的特殊性表现在它的文化不同,它的政治制度安排也有所不同。但是这些在我们看来都不是3.0文明的本质。

那么,中国有没有可能背离3.0文明这条主航道?


中国因为政治制度的不同,很多人,包括国内、国外的投资人都有这样一个很深的疑虑,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政治体制下,我们现代化的道路毕竟走了将近两百年,我们毕竟选择走过很多其它的路,我们有没有可能走回头路?

我们知道,中国在1949年以后前30年走的是一个没收私人财产、集体化的道路,能够这样走也是因为这样的政治体制。那么在今天的情况下,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再次走回头路、抛弃市场经济呢?我认为这是一个投资人必须要想清楚的问题,否则很难去预测未来3.0文明在中国的前景,也就很难预测价值投资在中国的前景。不回答这个问题,想不清楚,心里不确定,市场的存在就会曝露你思维上和人性上、心理上的弱点。你只要想不清楚,你只要有错误就一定会被淘汰。

所有这些问题都没有标准答案,都是在过去两百年被一代又一代知识分子反复思考的问题。我今天讲的这个问题是我个人的思考,也是困惑我个人几十年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这样的

我们需要去研究一下3.0文明的本质、铁律是什么。我们前面已经粗浅地讲到了, 3.0文明之所以会持续、长期、不断地产生累进式的经济增长,根本的原因在于自由交换产生附加价值。而加了科技文明后,这种附加价值的产生出现了加速,成为一个加速器。参与交换的人、个体越多,国家越多,它产生的附加价值就越大。这最早是亚当。斯密的洞见,李嘉图把这种洞见延伸到国家与国家、不同的市场之间的交换,就奠定了现代自由贸易的基础。这种理论一个很自然的结论就是不同的市场之间,如果有独立的市场、有竞争,你会发现那些参与人越多、越大的市场就越有规模优势。因为有规模优势,它就会慢慢地在竞争过程中取代那些单独的交易市场。也就是说,最大的市场会成为唯一的市场。


这在2.0文明时代是不可想象的,我们讲的自由贸易就是从这个洞见开始的,没有这个洞见根本不可能有后来的自由贸易,更不要说有后来所谓全球化的过程。从英国十八、十九世纪的自由贸易开始一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全球化第一次出现才被最后证明。这样在全球化以后我们今天也可以有这样一个新的推论,就是现代化的铁律:

当互相竞争的两个不同的系统,因为有1+1大于2和1+1大于4两种机制同时存在交互形成,交换的量越大,增量就越大,当一个系统一个市场的交换量比另外一个系统大的时候,它产生的附加值速度在不断加速,累进加速的过程最后导致最大的市场最后变成唯一的市场。到了九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中期,这个情况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从此不再出现第二个全球市场。这在人类历史上从没有出现过。李嘉图预测两个相对独立的系统进行交换的时候,两个系统都会得利,所以自由贸易是对的。当他讲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没有预料到最终所有的市场能够形成唯一的市场,最大的市场成为唯一的市场。这是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最后实现的。


(未完后续)




前文回顾


李录:资产管理与价值投资(1)

李录:资产管理与价值投资(2)

李录:资产管理与价值投资(3)

李录:资产管理与价值投资(4)


Copyright © 资管信息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