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信息网

中国并购基金的发展与创新之路——协会私募股权及并购投资基金专委会主席、弘毅投资董事长赵令欢在中国私募基金行业高峰论坛上的演讲

中国基金业协会2021-01-21 16:49:13

【编者按】2019年1月11日,中国私募基金行业高峰论坛在江苏南京成功举办,论坛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与会演讲嘉宾发表了精彩的观点。协会微信公众号将陆续推送经整理后的部分演讲文稿,供行业参考学习。

 

尊敬的各位领导,来宾,大家上午好!

我代表并购重组这个行业,以打造《打造领先企业 服务实体经济 创新发展模式——中国并购基金的发展与创新之路》为题目分享观点。因为时间有限,我想用不同的方法把我们并购重组的特性总结一下,并用两三个案例进行说明。

目前,社会已经形成共识,经济发展需要资本,尤其是需要长期资本的支持,既包括支持创业的原始资本,也有减少企业发展过程风险、奠定下一阶段发展基础的并购重组资本。

并购重组,顾名思义,是介入存量经济做专业分工。所以我想从新形势下存量经济如何转型升级这个角度,说说我们这个专业可以起的作用。实际上,中国经济里面量比较大的还是存量,中国经济要稳健发展,创新固然重要,但是存量如果不能转型,不能够提升,就无法实现真正的转型升级、无法成功化解经济面临的风险与压力。做存量改造有个好处,就是有很多历史可以借鉴;但是坏处是回看历史,觉得今后会是历史的简单延伸,一般错误都是这么犯的。在今天这个时代,更容易犯这个错误。做并购重组,一般是长周期的投资,所以好处是可以比对宏观预测,可以看的远一点。以此为基础,我们觉得现在有三件事情,希望和同仁们共享,这也是一些大的趋势,因为大家都会逐渐按着这个共识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首先,移动互联正在改变人类。智能手机的普及,是前所未有的。人类往数字化快速推进,其中很多要创新的地方。存量也有很多创新的地方,这是大趋势。因此在同等情况下,一个企业、一个行业、一个企业家如果能够把数字化与现有生产生活方式结合好,会比不结合要好一些,风险回报率高一些。

其次,第二个重要的趋势是中国崛起正在改变世界。美国对中国崛起十分重视,进行抑制、打压,就有了很多我们现在看到的冲突与谈判。实际上,不断的冲突本身不一定是坏事,因为有不同,要想变同,一定是在冲突和摩擦中求同的。这对于专业的投资经理人来说,有很多的变化,并购重组领域甚至是断层式的变化。因此从事这个行业就要认真了解与判断趋势。实际上,我们是享受四季的专业投资者,春夏秋冬都有该忙碌的东西。

再次,第三个趋势也是很重要的,中国在做史无前例的自我改变,深化改革正在很深层次地改变中国,这里面有很多特别有利的地方,可能是百年不遇。中国的发展和改革开放,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我们讲宏观,做的全是微观,做微观的时候有时候也磕磕绊绊。比如,今天大家信心不足,我做并购,参与投资的至少有五十多家大型企业,我看他们2018年数据,大部分企业从销售到利润还在健康的成长,但上市公司的股价,降了20%,30%、40%,资本市场我们还处于探索的过程。在这个时候,我们作为专业投资人,需要有点定力,因为你看的远一些。刚才讲的三大趋势,在今天这个时候,越发对我们重要。

对于并购投资支持实体经济,我个人有些体会。其中有三点,也是穿越时空的。

第一,并购投资是带着资源的资本。国家希望金融行业为实体经济提供资本金。我们这些专业人士建立的资本金应该跟一般形式的资本金有所不同,应该优于一般形式的资本金。为什么呢?因为通过专业机构注入实体经济的资本金,最直接的资源是钱,但是最重要的东西肯定不是钱。立身之本应该是你的专业水平和有所长的资源。

第二,我们要重视人的力量,或者说是像刚才希泰所说的专业精神。我们应该借助这样的大好时期,证明更多的东西。我们专业投资机构进入企业,带来的不仅是钱,更是我们对企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改变,以及行业兴亡成败改变的经验和趋势判断。

第三,成人之美。不管有多大影响力,财务投资人要以人为本,以企业领袖为中心,帮他们圆企业梦,这样整体结构就比较和谐,每个人的定位要很清晰。最后一点是,资本需要长期和耐心,就不展开具体讲了。

下面讲讲数字经济。

过去十年来看,中国互联网的行业规模不断扩大,增速是全球第一。2007年全球十大公司最有价值的公司,也有几个中国公司,包括中国银行、中国移动,都是所谓传统企业。十年之后,看全球十大,仍然有中国公司,但是跟之前的不太一样,全都是跟数字生活相关的大企业。所以要拥抱新经济,尤其是做并购重组的不要简单的认为这就是创新的东西,是创投的专业领域。我认为,数字经济的下一轮发展一定是以发达的数字基础设施为核心,是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传统行业、传统服务相结合的黄金时代。现在,从线上到线下的连接,说的就是运用数字经济改造实体经济、传统经济的存量,这个趋势其实还没有出现,要一直等待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和人的关联达到某种程度,才会真正出现这样趋势。

举个案例,WeWork,主题就是如何把一个最传统的行业做到最数字。为什么是最传统呢?因为他本质上就是一个二房东,租一个大楼二十年,改一改弄一弄租给要租房子的人,让大家感受不一样。创始人Adam Neumann说我不是二房东,我拿的是房子,但我出售的是文化、社区和全球网络,这就是一个传统经济与数字经济结合的经典例子。我们投资wework所提供的增值服务,就是帮助它在中国市场做了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的结构和事情,建立了独立的中国WeWork,从政治、人文、商业、社会实现全面中国化。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实际上由于数字经济,特别是中国过去十几年在数字基础上的建设,从观念到理念到基础设施,远远领先于很多国家。所以中国创造的路径会比较明确,速度也比很多人想象的快。今日头条就是个例子,这个公司真正发展的价值所在点和每日资讯关系不大。现在大家觉得他在中国很出名,实际上它今后真正的价值点很多是在国外,这也是我们能够为它提供的增值服务所在。

最后,讲一个最传统的经济形式与数字经济结合的例子。中联重科,我们十几年前做过的一个中国企业市场化改革与全球化发展的成功典范。中联下属的中联农机是中国第二大农业机械制造公司,最近我们引进硅谷做AR,由人工智能领域比较好的吴恩达团队负责,与中联农机嫁接,并结合我们投入的资本,打造成智慧农业、智慧农机。通过资本赋能、架构设计,把吴恩达教授的算法和其中国团队今后要做的事做成一个价值增长点,与最传统的,还是基础比较薄弱的农机制造行业和中国市场结合起来。

总之,作为专业投资机构,我们既有资本金,也有专业能力、和专业精神,对于实体经济和企业是大有可为的。所以2019年我们继续前行,也希望能够经常有这样交流的机会,磋商讨论,联合发展。谢谢大家!

(注:材料为现场速记稿整理)

Copyright © 资管信息网@2017